34 | 茶肆

太陽依舊升起

*BGM - The new sun
缺糧而且叔姪好難寫……不小心寫太甜(。

海的意象。他從深海中突地醒來,他知道那不是海。第一個感受到的是水壓,帶著力道壓迫肌肉和鼓膜,他熟練而緩慢吐出一串氣泡,眼底映入微弱而參雜著沉鬱藍色的光線,來自上方,他試著去抵抗部分壓力並且上浮,泡沫伴隨一些記憶的影像擦過他的衣擺,轉眼就消逝無蹤。有一些人。承太郎。他再度吐出氣泡,拗執不休的在記憶裡說話。他試著上浮,承太郎先生。
他回過神,轉眼從深海跌落至平靜的小鎮。
這給你,對方說,音節在口舌間柔軟的沾黏。午後蒼白的日光滴落在路旁的石階上,承太郎略微困惑從他手中接過被學生包悶得皺巴巴的花束,…謝謝,他說。包裝紙在手指間發出陌生的鼓譟,對方什麼也沒說,他也不去問。花朵病懨懨的傾斜在裝飾中,無用而無害,像一份青春的紀念品。他遲疑了半晌,說:我很……高興。話語離開喉頭的瞬間似乎有什麼沉默的消失在胸前,眼底深處水體的流動變得遲緩又淡薄,這樣沒什麼不好,他一瞬間模模糊糊的想。而仗助低垂著視線不去看他,放任餘光游離在他臉上。

评论
热度(9)
© XXXblue | Powered by LOFTER